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家园

以文化经典滋养心灵,以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世界和平!

 
 
 

日志

 
 

(原创)故土:纪念我的父亲  

2009-08-14 08:19:01|  分类: 菩提道心迹[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野车缓缓驶过村子里的碎石沙路,缓缓地出村,缓缓地从村边绿油油的刚长了一尺多高的玉米田边驶过,目光不禁久久凝视着麦田里父亲那方新立的坟茔,坟茔上插在黄泥土中的几只五彩缤纷的花圈在夏日眩目的太阳下,在望不到边际的平坦的绿野中,显得格外眩目。

 再见了,父亲!

 再见了,父亲的故土——我的故乡!

 我默默地与父亲告别。泪几乎落下。眼睛贪婪地隔着车窗四处张望。我依依不舍这片故土,依依不舍这片父亲出生长大的地方,依依不舍父亲的故土——我根所在。来时,带着病重的父亲一道来,走时,却把父亲孤身一人留在了这片生养他的田地里。

 这里不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这里,从小只随父亲来过约四五次,且每次都很短暂。而这次,却在父亲的故土,这片陌生而亲切的土地上,连续住了整整15天。

 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后,父亲在我长大的那座城市的甲级医院里~很多天双眼紧闭,直到有一天堂兄问父亲:“叔叔,咱们回老家吧”时,父亲才一下子张大了眼睛,口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还在心急火燎地赶往医院的路上就收到了姐姐发来的手机信息:你不用来医院了,直接回老家吧!

 心里一惊。老家?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从没有独自回去过的地方,且近十年来未去过的地方,那是父母53年前——半个多世纪以前——就离开了的故土。

 那印象已模糊的因荒弃了五十余载而早已破旧不堪的老青砖瓦房和泥土地的院子早已荡然无存,这成了我心中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在父亲挥手告别这个世界的日子里,我倒真的很想好好看看,父母年轻时居住过的,也是爷爷奶奶住过的老房子——究竟什么模样。可是,一切仿如梦幻泡影,老宅子于几年前就被翻新为格局阔绰院落宽敞的大宅子。虽然父亲晚年多次表示想翻新老宅子,想叶落归根回故土安居,可这个愿望由于官儿子夫妇的反对而没能实现,即使翻新后的宅子,父亲也并未如愿地在他尚健康时在里面生活过哪怕一天。

 对这片土地的依恋,对父亲的故土我的故乡的好奇,在父亲离去后,已经不能抑制。一个人物的离世,就像一片叶子飘落一样,总有它曾经依止的大树。热情的叔叔拿来了家谱,一本仅可以上溯20代人的家谱。家谱中一串串全部冠以陈姓的陌生的名字所代表的人物,后人均可证明,都曾活力充沛地存活于地球上的这个村落,精彩的家族故事描述了一个个生动活泼的家族人物——我的曾祖们。

 如今,透过这纸张泛黄的工整的毛笔小楷书写的一页页的家谱,我看到的仅仅是一串串干枯的名字和掩藏在这些名字背后的、总有一天必会被人遗忘的或精彩或传奇或辉煌的家族轶事,看到的是面目模糊的一群家族人物在各种因缘际会时组合的各种不同的家庭和家族成员间的各种离合悲欢…… 在这些名字序列中,我找到了父亲的名字,也顺着这条脉络追溯到了自己从未谋面的爷爷、奶奶和更早更早的曾祖们:伯亮...... 自修、敬修、遇泰、遇庆、遇圣、明德、明礼、明伦、均、铣。

 透过这泛黄的家谱,我看到,父亲的故土和父亲的家族——似乎是个一直没有散去的筵席,一座锣鼓一直未歇的戏台。不息的人物轮回、生生死死的故事,不断在这戏台上鲜活生动地上演、落幕。

 下一世,我不想再上这戏台;

 这一世,我将以锋利的慧剑斩断那牵缠着自己轮回不止的链锁;

 下一世,我将高高地站在三界以外,以我的慈眼、我的悲悯——守望看护这些众生——我的族亲们,给他们安乐,给他们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