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家园

以文化经典滋养心灵,以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世界和平!

 
 
 

日志

 
 

念诵咒语发音准确的重要及梵语  

2009-06-09 11:36:07|  分类: 实修法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南嘉楚仁波切   开示

                                 1997开示于斗六   李树洋翻译   王淑娃整理

仁波切在开示之前,希望大家发起经由正确持咒更能帮助众生的菩提心。

佛陀在初转法轮时,对于小乘与缘觉的开示是以巴利文所写;大乘和金刚乘大部份是以梵文写成,而所有金刚乘则是全部皆用梵文。当时印度有四种语文,最重要的是梵文,它为王室贵族与学者等受过教育者所使用。巴利文是一般村庄百姓所用的语文。

梵文英文称为Sanskrit,其意为完美造合乎逻辑的文字。

这些梵文的经典后来再被翻成许多国家的文字,如中文、英文、藏文等等。但是佛经的翻译者对经文的名称与开头,都先保持梵文之原音,然后再以其国家的语言翻译之。仁波切建议大家好能多少学习一些梵文,因为这对于我们瞭解经典是很重要的,而未来佛住世传法时,也是使用梵文,如果我们现在开始学习,将有助于未来亲聆佛陀讲法。

尤其是金刚乘的咒语是全部以梵文来写。一般只有经典可以翻译,咒语则从来没有被翻译过,因为咒语主要在于它的音,只有发音正确咒语的力量才会大,所以咒语是能够正确发音比明白含意重要。

由于藏文似于梵文,所有梵文的字母在藏文中都可找到对应的字,所以梵文很容易将它的音翻译成藏文,这也是金刚乘在西藏广传的原因之一。

许多咒语被翻成藏文,虽然二者的字母拼字一样,但是以藏文念诵咒语时还是会失去用梵文念诵的腔调而多少会有所差错,所以即使是西藏人要学习梵文也需从头开始,而无法不经过学习就可念得正确。因为藏文有许多字是不发音的,但也有些字是一个字发许多音。

仁波切举了一个例子,假若有两位西藏人,其中一人念一段文字要另外那位来听写,写的人总会有错误漏失,因为藏文里有许多字是不发音的,而有些字虽不同,音却一样。但是若以梵文来听写,就可一字不漏亳无偏差的记下来,因为梵文每个字都有发音,所以听者后容易将所闻正确地写出。

早期西藏的一些上师他们前往印度学习经典与梵文,所以可将咒语以很正确的音念出来,但是后来前往学习梵文的上师渐渐减少,要找到可用梵文正确地将咒语念出者也就日渐困难,当时有些西藏大成就者察知此情况,因此特别着述教导后人如何正确的以梵文来念诵咒语。不过如今此现象已逐渐有改善,现在许多僧尼深知梵文对瞭解佛经的重要,而纷纷前往印度学习它,懂得梵文的人又慢慢增多。

宗南嘉楚仁波切表示:有人或许会疑惑,为何仁波切念诵的咒语发音与其他的上师不同?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学习梵文,所以念诵的是藏文,而仁波切念诵的咒语是梵文。

所有本尊的咒语都具有二种功德:共同成就与不共成就

共同成就是指息增怀诛四种世间事业成就。息是息灭灾病,增是增益财富,怀是怀爱敌人,诛是诛除邪魔。不共成就是了知心的本质而达到究竟证悟。

纵使持诵咒语的发音不是十分正确,只要我们有纯正的发心并精进修持,都能得到不共成就。但是如果咒语的发音不准确,要得到四种世间成就的力量就会相对地减少。所以仁波切特别再强调,持咒正确的发音是非常重要的。梵文有子音与母音两个特点,如果没有母音来协助的话,就无法将子音念出。所以每个子音都有特定的母音来对应它。母音又分有长短音,其中有五种母音的长度只一弹指间,其余长母音则需二至三个弹指的时间。梵藏文都有两字相叠之文字;藏文此种文字并不是每个子音都有发音,如此一来即违反梵文每个子音都发音的原则,这也就是为何将梵文翻译成藏文在发音上会所差错。

仁波切举例金刚萨埵百字明咒以梵文与藏文念诵有何不同?如果用梵文正确地念诵,刚好是100个字;可是若以藏文念就会变成只有90个字或超过100个字。

在法会中仁波切慈悲地当场为大家示范了金刚萨埵的正确发音,首先是开头的【om】字是长母音,【om】我们通常都发音太短,正确的发音要拉长些而且尾音嘴唇不可全闭。

仁波切认为:虽然我们不能学会所有咒语,但【om】是咒语基本的字音要学好。【班杂】是错误的;正确的音(近似)【瓦佳热】,【萨埵】是错误的;正确的音是(近似)【萨垛哇】....。

仁波切鼓励大家,虽然过去一直念错了音,但不共成就的功德还是有的;现在开始大家用正确的音来念咒,如此持咒的力量与功德就都俱足了。

 

 附:梵语简介

 梵语是印欧语系印度-伊朗语族印度语支的一种语言,是印欧语系最古老的语言之一。和拉丁语一样,梵语已成为了一种属于学术和宗教性质的专门语言。

印度教经典《吠陀经》即用梵文写成。其语法和发音均被当作一种宗教仪节而丝毫不差地保存下来。19世纪时梵语成为重构印欧诸语言的关键语种。它被认为是梵天的语言。

 

文字

早期的梵语并没有一定的文字来表达,曾经用过的文字包括婆罗米文、佉卢文、笈多文、悉昙体等。到了十二世纪,天城体为梵文的位置才被确立。而天城体对藏文的构成有莫大的影响。

佛教东传至中国与日本时,一同将佛教的咒语(日本称为真言)传至中日两国,而写咒语的文字多为悉昙体,所以中日两还流通着已经不用的悉昙体,作为表达梵言的文字。

梵语是古代印度的标准书面语。原是西北印度上流知识阶级的语言,相对于一般民间所使用的俗语(Prakrit)而言,又称为雅语。我国及日本依此语为梵天(印度教的主神之一)所造的传说,而称其为梵语。其名称本为sanskrit,源自samskrta,字面意思为“完全整理好的”,也即整理完好的语言。

广义而言,梵语包括 3种:吠陀梵语,史诗梵语和古典梵语,而狭义的梵语只指古典梵语。在世界上所有古代语言中,梵语文献的数量仅次于汉语,远远超过希腊语和拉丁语,内容异常丰富。广义的梵语文献包括:印度古代婆罗门教的圣典—四吠陀:《梨俱吠陀》、《娑摩吠陀》、《夜柔吠陀》和《阿达婆吠陀》, 以及大量的梵书、经书、奥义书等;两大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以及大量古事记。此外,它还包括大量的语法书、寓言故事集,以及医学、自然科学、文艺理论等著作;用古典梵语,也就是狭义的梵语,写成的印度古典文学作品,更是文采斐然,影响深远。其中佛教的大乘经典部分便是最为人熟知的例子。原始佛教的经典,原来用俗语写成,后来才逐渐梵语化,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佛教梵语或混合梵语。但在十世纪以后,由于近代印度之各种方言甚为发达,又加上回教徒入侵印度,梵语乃逐渐丧失其实际的势力,仅以古典语的地位存在。

现今出版梵本所用的文字,称为“天城体”(Devanagari),是以七世纪时中印度产生那格利(Nagari)字体为基础,发展到十一世纪而确立下来的适合书写的字体。其实,古代印度所通行的文字有很多种,凡由梵书(Brahmi或Brahmilipi,布拉夫米文)字母衍生而成的文字,如悉昙等,皆可称为梵字。

自古以来对梵字的创造者有多种传说。唐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二说:“详其文字,梵天所制,原始垂则,四十七言”(47个字母)。“梵王天帝作则随时,异道诸仙各制文字。” 印度所使用的最古老文字,依近代从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巴(Harappa)及莫汗佐达罗(Mohenjodaro)等地出土的材料来看,当为史前时代的象形文字。但其起源究属何体系,目前尚无定论。而梵字与腓尼基文字(现代欧洲文字的原形),同属闪族文字系统,已为近代学术界所共识。在公元前700年左右,印度商人与美索不达米亚地方的人(闪族的一支)接触,乃将闪族的二十二个字母传往印度。经过印度人的整理,大约在公元前400年时,终于制作出四十个左右的字母。随着时代与地方的不同,书法与字体也逐渐地产生差异。公元一世纪左右,北方的梵字逐渐变成方形字体,南方的梵字逐渐变成圆形字体。至四世纪,两者之间的差异已极其明显。其中,北方由四世纪至五世纪间发展成笈多(Gupta)文字,六世纪再由笈多文字衍生悉昙字母(Siddham)。悉昙字母后来传入中国及日本等地,同时笈多文字也流传于龟兹、于阗等地而形成特殊字母,为各种中亚古语言所采用。

梵语语法与其他古代印欧语言(如拉丁语与希腊语)语法相似,屈折变化繁复。名词有三种性(阳性、阴性与中性),三种数(单数、双数与复数)及八个格(主格、宾格、工具格、与格、夺格、属格、位格与呼格)。动词变位包括单数、双数、复数;人称有第一、第二、第三人称;时间分现在时、未完成时、完成时、不定过去时、将来时、假定时;语态有主动、中间、被动;语气分陈述式、虚拟式、命令式、祈使式(不定过去时的虚拟语气);此外,语尾还分为他位和自位两种。

另外,梵文还有一个和其他印欧语言不同的特点,即连音变化规律(sandhi),也就是说,在句子中,某词尾字母与某词首字母在一起的时候,就要发生相应的变化;在一个词中,某字母和某字母如果符合一定的位置关系,也要进行相应的变音等。而梵语中复合词汇多而且较长,书写时又要基本上连在一起,连写时字母要变成连写形式,加上中间的变音,其阅读之难度可想而知。

欧洲人对梵语产生兴趣,始自16世纪。当欧洲的传教士、商人等开始学习梵语后,就逐渐认识到印度的梵语与欧洲的拉丁语、希腊语等语言之间有着广泛的相似性。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梵语文学作品引起了欧洲学者的注意,开始用近代科学方法研究梵语。而事实上,印度古代语法学家波尼尼(Panini)早在公元前4 世纪就对梵语的语言特点进行了分析和总结。

波尼尼的生活年代一般认为是在公元前4 世纪,诞生地在今巴基斯坦的白沙瓦附近。现存对他最早的记载见于我国唐代高僧玄奘的《大唐西域记》第 2卷,玄奘说健驮罗国某邑,“是制《声明论》波你尼仙本生处也。”他接着说,远古时期,文字繁广,异道诸仙各制文字,学习者难以详究。到了人寿百岁时, 波你尼仙“捃摭群言,作为字书,备有千颂,颂三十二言矣,究极今古,总括文言”。但对波尼尼的生平并没有细谈。

在波尼尼之前,印度语法学已经有了长期的历史,而波你尼是集大成者。他留下了一书:《波尼尼经》,因为内容有八章,亦称《八章书》,即玄奘所谓的《声明论》,是学习梵语的圭皋。《波尼尼经》的近4000句口诀包含着一个完整的、科学的语法体系。字母排列亦非常合乎科学。先元音,后辅音,依照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排列(现在的梵文字典也是这样排序的)。这种排列顺序比希腊语、拉丁语、阿拉伯语和所有的西方语言的那种脱离语言体系的字母表更有其合理之处。

关于梵文的语法结构,波尼尼的特点在于分析。他从语音分析开始,不分析句,只分析词;不管语义,完全以语形为分析对象。他分析词根、词干、词尾、前缀、后缀、派生词、复合词等等。分析到最后就是词根,即所谓“界”。加到“界”上使它成为词,或者再使它表现出名词、动词等所有的关系的都称为“缘”,即直接后缀。因此,构词的基本公式是界+缘=词。这种分析到最后的词根全是动词,也可以说,只有动词的根才是最后的成分。名词都出于动词。一件行为的过程用动词来表达,一旦行为完成了,动作固定了,那就成为一件事,则用名词来表现。

在近代,印欧语系历史比较语言学的产生也和梵语研究关系密切,其研究重点是印欧语系诸语言的语音系统。18世纪英国的东方学学者琼斯(Sir William Jones)爵士提出了著名的“印欧语假说”来解释印欧诸语言之间的相似性。1786年他在亚细亚研究会的一次学术讲演中,指出梵语与希腊、拉丁语的联系。他说:“梵语……的动词词根和语法形式与希腊、拉丁语酷似,这决非偶然。任何考查过这三种语言的语言学家,不能不认为三者同出一源。不过始源语言恐已不存于世。同时也有理由假定(虽然理由还不很足),哥特语、凯尔特语与梵语虽然面目迥异,但与梵语仍属同源,而波斯语也属同一语族。”这种“始源语言”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原始印欧语。

后来,欧洲的语言学家把琼斯的经验性见解提高到科学的论证。丹麦的R.K.拉斯克对于《古诺尔斯语和冰岛语的起源》(1818)做了探索;德国学者F.博普的《论梵语动词变位系统与希腊语、拉丁语、波斯语和日耳曼语的比较》(1816)第一次把梵语、波斯、希腊、拉丁、德语诸语言同出一源的情况做了详细的考证。琼斯称为“相似点”的现象, 到这时已发展为对应关系。德国语言学家J.格林(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格林兄弟的哥哥)在他的《德语语法》(1819~1837)中提出了印欧诸语的音变定律,这一定律在修正后,使原来认为是例外的现象得到统一的解释。以上三人为历史比较语言学的奠基人。德国学者A.施莱歇尔是历史比较语言学的集大成者,他吸取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和达尔文的进化思想,写出了《印欧、梵语、希腊语、拉丁语比较语法概论》(1874~1877),是提出语言谱系观的第一人。K.布鲁格曼和B.德尔布吕克合著的5卷本《印度-日耳曼诸语言比较语法概要》 (1886~1900)更是这门学科的巨著。上述学者,无不从语言的实地调查开始,特别对梵语、波斯语、立陶宛语等古老语言,用力尤勤。

可以说,印欧语系比较语言学的产生和发展得益于对梵语的学习和研究。其最大成绩就是对语言之间的亲缘关系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尤其是在印欧语系的谱系分类方面,获得了相当确凿的证据。再有就是有助于人们了解有关原始母语的表现形态和使用地区,例如,欧洲学者现在一般认为,原始印欧母语起源于黑海以北的地区。在文献方面,现存最古老的直接材料是用可以上溯至公元前14世纪或更早时期赫梯语的楔形文字书写的,而在20世纪初发现赫梯语和释读迈锡尼线形文字B之前,通常认为用梵文书写的吠陀经典之一《梨俱吠陀》,是印欧语系中最古老的文献。

  评论这张
 
阅读(16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