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家园

以文化经典滋养心灵,以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世界和平!

 
 
 

日志

 
 

(原创)童年见鬼记:我亲历的故事(不建议胆小者进来)  

2008-12-03 18:50:50|  分类: 菩提道心迹[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见鬼记:我亲历的故事

 

这是我亲历的故事,但这个童年亲历的“见鬼”故事,还得从读高中时说起。

上高中时,最喜欢读的是《飞碟探索》杂志,也许是因为它里面经常刊登怪异现象的目击报告,使人常常不知不觉地把学习的烦恼抛到九霄云外随目击者们神游吧!

有一次在自习课上,同桌的女同学和我窃窃私语,低声“研讨”某期《飞碟探索》上刊登的各种地球怪异现象(这同学的样貌还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中,但她的名字,我只记得有一个“静”字了,岁月无常啊~)。她指着其中一篇文章对我说:“看,英国尼斯湖怪目击……”我接过杂志,一口气读完,那是一个英国人在英国尼斯湖中目击到一种奇异怪兽的报告,文中还附了怪兽的图片。

这个目击报告使我联想到自己童年在水井里见过的那个“人”。她的样貌仍清晰地浮现在记忆中。心里想:“既然有湖怪,也许就有井怪吧?”于是我对同桌说:“既然有湖怪,水井里也该有井怪吧!我见过‘井怪’呀!”。同桌听了,极为好奇,缠着我,非要我讲讲见到井怪的情形。我经不住她的再三追问,就小声地向她讲了自己童年目击过的“井怪”。

那年,我大约4、5岁,父母带着我和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在城市近郊的一个村子里租住在一户农民的大宅院里。白天,父母和哥哥姐姐们全部出动去工作赚钱,只留我一个人在家。印象里,白天似乎我总是一个人很孤独很无聊又很有趣地在村子里到处闲逛。父母通常把家门上的钥匙用一条长长的带子系起来,挂在我脖子上,并交代邻居叔叔照看我。每天他们出门前,总是会问我,是想呆在家里呢,还是到村子里玩。如果我说想去玩,他们就会把家门锁起来,因为那个老式门锁很高很高,我够不着,反正有邻居叔叔在我想进门时帮我开门。

所以,童年时的我,常常脖子上挂着一把钥匙,一个人毫无畏惧浑身是胆地在村子里四处溜达。

那是一个炎炎的夏日,中午时分。照例,我一个人地在村子里四处闲逛。

烈日当空。村子里很静。路边的几棵大树在烈日的烘烤下都垂下了浓密的枝叶,一丝风都没有。

那天先见到的一切似乎预示着后面会见到‘井怪’。

一路闲荡着走到一户农民家后面的猪圈时,我好奇地想看看猪在做什么。于是,踩着猪圈墙外的大石块,踮着脚尖,趴在猪圈的土墙上,向猪圈里张望。一头满脸、满身沾满了黑泥水的大肥猪正卧在猪圈里的猪棚下闭着眼睛呼呼呼地酣睡呢。大肥猪旁边,猪棚遮挡不到的猪圈的狭小的空地上有一个体形很小满脸通红的的婴孩,他一动不动,小小的身体包裹在一领破草席里,只露着脑袋和脸…… 我心里一直纳闷:这婴孩怎么会在猪圈里呢?边想边走开了。

慢悠悠地走过烈日下寂静的村子时,竟然一个人也没遇到。走着走着,觉得口渴了,想喝水。想到村里的大马圈院落的中间有口水井。

马圈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院子三面是马棚,一面是一扇很高大然而很破旧的木栅栏门。水井在院落中央。

木栅栏门虚掩着。

轻轻地把门挪开一道缝,我侧身钻了进去,一步步朝院落中间的水井走去。

离水井还有约十几步远时,突然,一个衣着花花绿绿的女人出现在井口,膝盖以上的部位露出井口。她上身穿大红的斜襟棉袄——是北方人过去常穿的款式,跟电影《红高粱》里女主角穿的一样,下身穿鲜绿的宽大的棉裤,棉袄和棉裤都宽宽大大、鼓鼓囊囊的;她嘴角咧着,冲我善意地微笑着,不过笑容是凝固的,脸上的肌肉并没有因微笑而有任何一丝被牵动的痕迹;她两眼睛巨大、睁得很圆,只是眼珠始终都没有任何转动(而鲁迅《祝福》中的祥林嫂的眼珠还有“间或一轮”呢);中长的头发散乱着披在肩上。

她不是从任何一个方向走到井口,而是突然出现在那里。她用凝固的微笑盯着我,就那么看着、看着。在我跟她对视的整个过程中,她的身体没有任何移动:既没有从井口爬上来,也没有再下去;更没有说一句话。她只是笑着,看着我。

我一下子怔住了,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这人肯定不是村里的,我更没有料到井口竟会有人,而且她只露出膝盖以上的部分。纳闷……,犹豫,发呆了片刻,心里一直在琢磨着,她怎么能‘站’在井口呢?我一直犹豫着是否应该跟她说话,是否该告诉她,我渴了,想喝水…… 在这纳闷和发呆中,不知何时我停住了脚步,没有再向前走。

就那样,站在原地,盯着她看……  心中没有一丝恐惧,有的只是好奇和纳闷~~~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短暂的时间很像是她和我之间的某种对峙。

不知愣了多久,她一下子不见了。没有任何移动的痕迹,似乎一下子气化了……  仔细看看,井口已经空无一人;环顾四周,静寂中也没有一个人影。

我更纳闷,内心突生一丝惊惶……

‘井人’的出现和消失,超出了我当时的认知能力。

我忘记了口渴,忘记了喝水,没有再继续向井口走,而是转身,回了家。

父母和哥哥姐姐们一向很忙很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我目击过的一切…… 觉得没有必要~~~

多年后在我接触并修习佛法后才知道,鬼可以以光速移动的,比人轻灵多了。所以高僧大德常说,鬼有五通,诸佛菩萨有六种神通,鬼就有五通,可见鬼比人精灵多了。

女同学听我讲完‘井怪’的故事后,吓得用手捂住了脸,直摇手说“哎呀,害怕,害怕……”。

多年以后,我曾经非常怀旧地到过童年住过的那个村子,想去找寻自己童年岁月的痕迹,包括那个大马厩所在的大院落。可惜早已面目全非,城市化使当年的一切荡然无存。一切都成了不可再现的梦中人、梦中物。恍如隔世的感觉至今历历在目。

藏地雪域佛教史上被称为“全知”的麦彭仁波切——藏地公认的文殊菩萨的化身——曾写过一首《醒梦辩论歌》,醒与梦进行了激烈的辩论,辩论的结果是,醒就是梦,梦就是醒。

那么,你我的童年,以及我童年亲见的面带善意微笑的女鬼,是醒时所见,还是梦中所见呢?既然醒等同于梦,不妨说,那是我醒时所见,也是梦中所见吧!

醒梦本无差别。

吾忧国民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90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